米让家居

大佐腾地站了起来,又看看王爷

简介: 大佐腾地站了起来,又看看王爷,王爷点头说,大佐,你的意思,我都给巴图说啦!

那时,我刚刚跨过火盆,握住巴图迎来的手。

巴图却一把把我拥抱在怀里,我的身躯里激荡起阵阵海潮般的暖流,我幸福的近似晕厥。

巴图抱着我转圈,我的笑容和裙裾就像花儿一样绽放开来。

巴林王扑嗵一声就跪倒在巴图的脚下,我和在场的人惊慌失色。

巴图趋步拉起巴林王,说王爷,你这是折我的寿啊!

巴林王摊摊手说,日本大佐在王府要和你摔跤,你快去吧!

巴图边说,边脱下新郎的蒙古袍,大手一挥说,走吧!

巴林王说,因为他是这片草原的摔跤王!

我是草原一枝花,追求我的人能排成长队,可我连半点意思也没有。

可没想到,在看了那次那达慕后,我就彻底忘不了巴图了。

我知道属于我的人出现了,巴图人并没有向我表示啥。

及至后来的一天,巴图飞马跑向我时,我一点也没有惊慌,我觉得一切都是那样地自然,我问巴图咋会喜欢我,巴图说,只在人丛中看了你的背影,又见了你的回眸一笑,便忘不了了。

这就是爱情,说不清的,我们仿佛认识了好久,也寻觅了好久。

我也脱下新娘的蒙古袍,挎上腰刀,相跟着巴图和巴林王往王府赶。

果然,在路上巴林王说,巴图,这回你要让跤。

大佐他们就是想摔倒你,树树威风,咱们。

巴图说,几个人就想咱,美死他!

巴林王说,要不就过不上太平日子啦!

巴图和我们走进王府时,见大佐和三个日本人正坐在椅子里喝奶茶,四周黑压压跪倒一片蒙民。

巴林王矮矮着身子,满脸堆笑说,大佐,巴图我找来了。

大佐没有答话,又吸溜了三口,翻翻眼睛,打量巴图。

巴图朗声说道,谁想摔跤,我愿意奉陪。

大佐腾地站了起来,又看看王爷,王爷点头说,大佐,你的意思,我都给巴图说啦!

大佐卸下军刀,狼嚎一声扑向巴图,我的心提溜起来,都要从嘴里跳出来啦!

谁知,巴图却一闪身,一个绊子,摔了大佐一个狗啃泥。

大佐扑愣扑愣脑袋,爬起身,又扑向巴图。

巴图顺势抓住他的领子,转起圈圈,一松手,大佐四脚朝天地翻倒在地上…

巴图哈哈大笑,我看出来了,大佐根本不懂摔跤,可他干嘛自取其辱,真是有病!

大佐和巴林王也笑起来,我身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。

大佐说,我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勇士,果然不错啊!

大佐要办军马场,正是用人之际,人家是看中你啦!

大佐也端起杯,跟巴图碰了一下说,勇士,为你的勇敢干杯。

巴图说,我就是个牧马人,我不想办啥军马场。

大佐和巴林王对对眼神,又笑了。

巴林王和大佐干杯表示尽释前嫌,巴图也一饮而尽,转身拉着我走出王府,后面传来巴林王和大佐高高低氏的笑声。

路上巴图突然捂住肚子,在马上晃了几下,栽下马来,马也脱缰跑远了。

我哭了起来,我没想到王爷他们会这样狠,会要巴图的命啊!

巴图脸色煞白,挣扎着说,快扶我上马!

我不敢违拗他,他骑上马,伸手抽出我的腰刀,一溜烟尘地冲向王府…

等我赶到时,巴图满身是血地倒在大佐的枪下,人已经不行了。

巴林王大骂,真是个不识抬举的狗奴才!

我得到了他,又失去了他,我把巴图葬在了赛罕坝顶,天上飞翔着一只雄鹰,一动不动,仿佛是巴图的灵魂在看着我。

我的心底又响起那支歌:种公牛的犄角,种公驼的牙齿,雄鹏展的翅,老鹰的攫取…

日本人终究没办成军马场,也就在那天夜里,大佐和那三个日本人全玩完了,部众们群起把他们五马分尸啦!


以上是文章"

大佐腾地站了起来,又看看王爷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米让家居的其它文章